自殺姿勢漂亮的衝浪員。

关于

小姜對我說,「你對自己的惡意多於他人對你的惡意。你要多愛自己。」
可是我做不到。
去年十月的時候,我還在畫室,夜晚12點上完課回到宿舍。巨大的自我厭惡裹挾著我,在我身體內部不斷膨脹。我蹲在宿舍門外和母親打電話。
「我討厭我自己。」我說,極力抑制哭泣。
母親不知道說了什麼,現在想來無非是一些鼓勵的話。
但當時的我頭疼欲裂,尖銳的耳鳴壓迫我的神經,什麼也聽不見,只沉浸在自我厭惡中,痛苦而絕望。
「我討厭我自己。」我又說了一遍。
因為不想被母親聽到我的哭聲,於是我掛斷了電話。
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自殘。
我一邊哭一邊劃手臂,彷彿這樣能多愛自己一點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湍行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