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殺姿勢漂亮的衝浪員。

关于

一直都不明白正常人的標準是是什麼。
母親和小姨都讓我不要住院,說住院的都是神經病,「你是正常人。」她們對我說。
我一點都不認為自己正常,她們眼中的「正常」只是和別人對比的結果。
而別人的情況是赤裸直白的,毫無保留地展露自己,於是被扣上了「神經病」的帽子。我其實和他們一樣的,只是我藏起來了,只透露出了一點點。
小時候看朱德庸的畫冊《大家都有病》,只覺得有趣而已。現在想來,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確實都是神經病,大家都有病,只是誰藏得深誰藏得淺罷了。
藏得深的是「正常人」,藏得淺的就被挖出來了,變成了牢裡的困獸,被調教被馴服,讓他藏得更深一點好回到「正常人」的行列。
就連我的母親也不是正常人啊。她歇斯底里的樣子就像住院部裡的一位正在發病的女人——就在剛才我母親還在用嫌惡的目光打量她。
誰也不用看不起誰,因為我們都一樣,都是有病的。
只是你藏得比較好而已。
所以正常人的標準是什麼呢?
是把真實的自我深埋心底,不讓它出來,不讓別人發現它。正常人就應該是這樣。
可我不是正常人。它已經跑出來了,回不去了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湍行_ | Powered by LOFTER